在第二届全国中学语文名师成长论坛的总结发言(转帖)

 


在第二届全国中学语文名师成长论坛的总结发言


甘其勋


2011年12月11日于镇江外国语学校


 


“第二届全国中学语文名师成长论坛”虽然只有短短两天时间,但我们听了六节精彩的课,听了三个高质量有深度的讲座,还请听课的老师和6名学生代表一起评课。我深受启发,获益良多。谨代表主办方中国阅读学研究会,向镇江市教育局教研室,向提供示范课和开讲座的老师,向听课的老师和同学们,向支持单位《语文教学通讯》,向承办单位镇江外国语学校,表示衷心的感谢,并致以诚挚的敬礼!


这次论坛的主题是继首届论坛之后,进一步探讨语文名师成长的规律,为已被公认的名师和正在成长的名师提供面对面交流的平台,也自然地涉及到语文课程改革的一些理论问题。下面与大家交流我这两天学习的体会和心得,敬请批评。


顾黄初先生说:要被承认是“名师”,必须要有实绩,必须要能用科学的、有效的方法培养出一批又一批的“高徒”来。……现代教学法的精髓就在于努力探求这“出”的规律和“出”的艺术。(《名师讲语文》序)


用顾先生的标准来衡量,本次论坛作示范课并开讲座的余映潮、李卫东、王君三位名师,再次用他们的“实绩”证明了名不虚传;而执教研讨课的梁增红、朱燕、贺利群三位老师,也让我们对新生代的名师充满信心。六位老师的课已有郭志明、王益民、丁卫军、丁国斌等老师与学生代表一起逐节评议,听课的老师们也都有自己的看法,我不再就课评课,而对语文课程改革与名师成长的几个问题谈点个人的看法。


一、 继承才能发展,借鉴为了创新


新生代名师要顺利成长,首先面对的问题是如何看待传统的教学经验和新潮的教育理论。我始终认为,名师不能凭空产生。继承传统才能发展,不借鉴前人成果难以创新。


2005年我有一篇文章《语文课程改革的理想与现实》,大致可以归纳为三句话——课程改革:理想诚美好,现实多缺失;教材建设:进步实巨大,遗憾也不少;教师队伍:理念易接受,落实靠素质。究其原因是我们的思维方式有偏差:盲目借鉴外国课程理论,而对我国传统语文教育的精华未能认真研究和继承。我们既不应泥古不化,也不应食洋不化。例如把国外尚存分歧的“建构理论”作为我国课程改革的理论基础,是不牢固的。


广大语文老师富有改革的热情,接受改革的理念不难,但落实改革的目标,就要具备相应的素质。课改成败,关键在教师;提高教师素质,迫在眉睫!这就是中国阅读学研究会关注名师成长、组织相关活动的初衷。


二、学生仍在成长,教师引导有责


各科课程改革、各科名师成长面临的一个共同问题是师生关系。《语文课程标准》强调学生是学习和发展的主体,是完全正确的,意在改变师道尊严、师传生受、师讲生听的积弊。我1980年代有《关于“主体”与“主导”的问题》等三篇文章,阐明在教学过程中教师也是主体。课改以来又发表《阅读:师生共同成长的乐园》《个性化阅读要教学相长》等文,重申学生是学习中的主体,成长中的主体,发展中的主体;教师是“教”的主体,必须走在学生前面!


梁增红老师执教《囚绿记》,这篇课文有深度,老师引导不当,学生很难读懂。梁老师课前让学生提出疑问,备课时从《囚绿记》序中提取作者“情感与理智的冲突”作为教学思路,课堂教学时反复研究其表现,既巧妙地解答了同学们提的诸多问题,又把学生的认识提高到维护生命尊严的高度。梁老师走在学生前面的谆谆善诱,为学生学有所得提供了必不可少的成长条件。


三、语文教师底气:读出独特感悟


各科评选名师都把一口流利的普通话、一笔漂亮的板书、一套夺人眼球的课件,作为起码条件,诚然是必要的。但我认为语文老师不同于其他学科教师的基本功则是独立读懂课文。这项要求看似小儿科,其实当前多数老师并未达到或未完全达到。而名师就“名”在自己读出了课文的韵味。


王君老师选教《人民解放军百万大军横渡长江》,开始我是捏着一把汗的。学生对新闻体裁不感兴趣,何况本篇是60多年前的旧闻。但王老师引导学生读出了新闻的结构魅力、表达魅力和情感魅力。原因在于王老师自己先于学生读出了“新闻的滋味很绵长”,“伟大新闻的底座是伟大的情怀”,“新闻是社会的眼睛”。如果没有教师这些独特的感悟,很难想象学生会喜欢新闻。


王老师的讲座《从<丑小鸭>看我们的成长》,更是教师读懂、读深、读活课文的一则显例。她反复研读《丑小鸭》,并联想《小溪流的歌》《犟龟》以及《心灵的天鹅》等,悟出这篇童话表现的是苦难个体的艰难抗争,主题是生命与尊严的选择,生命与美的选择,进而联想蒋勋的名言:做自己,成就自己!这就使我更加坚信:语文教师最重要的基本功就是独立地读出对文本的独特感悟,自己咂摸出课文的“味”来!郭志明老师评课时也肯定:语文老师对文本的准确把握是教好课的前提。


会议期间读到王益民老师的新著《论语 说文 评教》,书中第二部分“说文本”是他对20篇课文的个性解读。还读到丁卫军、柳咏梅老师与镇江市丹徒区老师就《那树》一课对话的报道,柳老师的体会很朴实也很深刻:如果去掉参考资料,你能不能独立地进入文本?这是我们今天最主要的任务。我们不借助任何资料,就独立地解读,这个才是最终你在课堂上能够随时拿得出来给学生的东西。我们最需要的真的是解读文本,一种深入解读。(《语文“工作坊”草根研讨实录及思考》,《教研参考》理论版2011年第6期)


换言之,语文老师凭什么能站在讲台上给学生传道、授业、解惑?你的底气是什么?我说底气就是你比学生读得精细,读得深入,读出了你个人的而不是人云亦云、拾人牙慧的感悟!


四、阅读能力分层,阅读教学有法


老师们听课最感兴趣的往往是执教者运用了哪些新鲜的教学方法,似乎学了回去就管用,可以立竿见影。其实任何一节可以模仿的好课都蕴含执教者的教学思想,有教育理论作支撑。看不到这一点,往往画虎不成反类犬。就拿阅读来说,阅读能力是分层级的。古人认为学习有五个层次:博学—慎思—审问—明辨—笃行。我在《阅读学与中学语文教学》中提出有认读—解读—赏读—研读四个层次;在《创造性阅读的根、茎、叶、花、果》中指出有积累—理解—比较—探究—创造五个层次;在《倡导“阅读反思” 提高教学质量》中指出:要经过解文—知人—论世—察己四个阶段,才算一个完整的阅读过程。


朱燕老师执教《金色花》,分为初读课文、了解内容,再读课文、把握情感,美读课文、情感体味三个环节,环环紧扣;贺利群老师执教《向一棵树鞠躬》,三个活动依次为向那棵树鞠躬,向那位老人鞠躬,向那种精神鞠躬,层层深入,都体现了教学的基本规律。


没有规矩,不成方圆。教学思有路,遵路斯识真。教学有法,教无定法。阅读教学方法主要有:精读·朗读·听读,略读·默读,快读(浏览)。课标要求:精读要从词句理解,文意把握,要点概括,内容探究,作品感受等方面着手。这些基本的方法要熟练掌握,在此基础上,才能创造出新颖的教学方法。


五、读写必须结合,双向转化相成


写作是物—意—文,阅读是文—意—物的双向转化过程。读写结合是传统语文教学的精华。郭志明老师主张阅读教学要写作化。“化”者彻头彻尾、彻里彻外之谓也。要不要“化”,有待进一步推敲,但读与写必须结合是勿庸质疑的,问题是如何结合才恰到好处。郭老师主张要注意训练序列与学生兴奋点的结合,我完全支持。丁卫军老师主张写作教学初一教入格,初二教出格,初三教升格,虽然粗了点,但比毫无序列要好。


李卫东老师《基于表现性标准的写作教学》讲座,提出了评价作文的七条标准,比沿用至今的高考作文四项标准要细致,具体内容还可再斟酌,但我赞成制订通用的和特定的作文评分标准。是到了制订可操作的评分标准的时候了。


我在《吹尽狂沙始得金》之《文章得失不由天》,《妙在有序无序间》等文中,都主张教材对作文教学要有大体安排,先打基础,再分项目,后综合训练,由简到繁,循序渐进;每次训练要激发学生的兴奋点,捕捉写作的灵感!


六、备课就是“预设”,“生成”要靠素养


课改中有老师提出了少预设、多生成的主张,甚至把“生成”的多少当成评价一节课的唯一标准。我觉得似乎走向了极端。我认为备课就是“预设”,没有“预设”就不可能有生成,毫无“预设”的课不可能是好课。


余映潮老师执教的《赫尔墨斯和雕像者》课,是丰富多彩、生动活泼的教学范例;报告《例说“好课”的标准》,是蕴含高屋建瓴、学理坚实的教育理论。余老师提出了“好课”的八条标准,我体会就是充分肯定了“预设”的重要性。昨天我收到余老师的“新年贺卡”,其中再次强调“充分利用课文,充分设计学生活动的课是好课”。


我认为,课堂教学中能否生成、生成多少,是由多种因素决定的,关键在于生成的内容能否使学生真有收获、大有收获,当然也取决于教师的素养。到此话又说回来:提高教师素养是当务之急,刻不容缓。


但另一方面,教育是农业而不是工业,名师个人的成长固然要浇水、施肥,但更要靠自身吸收阳光雨露自然成长;名师“工程”是系统工程,也是长远工程,不能急功近利,更不能揠苗助长!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3615字,20111223于且安居)